不可听信的语言,谁都有一双明亮的眼睛

2019-06-11 04:26 来源:未知

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总有这样一些人,在我们对某一个东西兴致勃勃的时候,人总在我们的身边说些这样的话:“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无聊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在我们当初去面试的时候,在我们当上小老板的时候。我们总能碰到这样一些人,在他们来上班之前人总得询问我们一些 这样的问题,我们能给他多少钱一个月,一天里面他要干多少的活,做多少个月后我们能给他涨多少工资。假如我们回答不是他们的所想,他就会说工资大低然后毫不留余地的立马走人,就算我们力以解释,他也不会听的下去。在他们的眼里拿多少钱就干多少活,多干一点他们也不愿意。还些这么多年以后,像种人还是时时能让我们碰到。每当我碰到这样一些人,我的心里不由的有些叹息。我不知道他们要拿多少的工资他们才能满意,什么样的工作才能让他适应。

在他们的眼里我们所做的事情根本就是一文不值。每当我听着这样的语言我的心里总不由有股酸酸的感觉,好象给什么刺了一下一样。说真的我们做什么都不会影响他人,也不会妨碍他人,但是就是有一些这样的人,他们总爱在我们的身边说些这个那个。这些人也感觉还不是最可恶的,最可恶的就是有些人在我们做的兴致最浓全神贯注的时候,有些人忽然对着我们说:“做这个东西有个屁用,还不如了陪我去玩好。”然后我们回答了他一句:“你懂什么懂?等我成功你就知道了。”然后他们就说:“等你成功人都要死了,还不如不做的好。”听关着这些语言我们的心总不由感到一种心酸。好象真的就像他们所说的一样,就算我们能有所作为,那也是不知何年马月之事了。

说真的聪明的人很多,聪明能干的人也很多,但是聪明能干肯干的人却很少。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在他们选择一种职业,首先他们需要知道他们从这个行业当中能得到多少,而不是他对它付出了多少。先要知道自己能得到什么,才会去做些什么。这是社会现在的一种通病,也是一些人毫无成就的病源。

做为一个坚定你来说这一些都无所谓,但是做为一个意志不坚定的人来说这就危险了,他可能就会放下手中的东西,然后与说的人一起过着他们认为的生活。就像当初来到这个都市一样,我曾经碰到这样两个人。

就像这些人一样,不管你在那一年遇上他们也一样是毫无成就,他们还在为他们理想的工作寻寻觅觅。有的时候我真的为自己的笨拙而感到欣慰,因为自己的笨拙所以我没有像他们一样走那么多路,才有昨日的那点毫不足道的成就。就像有些人说的傻人有傻福,其实这些人永远不会懂得其中道理 。

一个人很喜欢画画,简直到了痴迷的地步,他除了上班就是在宿舍里画画,他从来不去理会别人对他的嘲笑。而对着别人的嘲笑他总是回答道:“你们懂什么,知道画家代表什么吗?就是代表我以后不用与你们同一个宿舍,代表我以后将不用像你们一样的干活。假如在到后来,说不一定我的一幅画将代表几千万的钱。”

因为他们的好高骛远,不肯与公司的同命运。

虽然他这样的话曾经有人打击过他说,等你的画买到几千万,世界的大饼油条都得上百万了。

因为他们的斤斤计较,不肯对公司多付出一点。

其实说来说去还是在贬低他的画还是一文不值,但是他一样没有放弃,而是继续画他的画。由于到了后来单位需要一位美工,他最后最单位挑去当了美工,真的像他当初说的一样,离开我们的宿舍住上了单位给他安排的单人宿舍,到后来还被美院招去。

而这一些做为一个公司的老板与决策者都是看在眼里的,那他们又怎么能有升迁的机会。最终也就注定了他们的惨淡收场,不相信我们可以去观察我们身边这种人,他们不管经过多少年,他们还在寻找他们心中认为理想的工作。

还有一个人他刚从农村来,一向很节省减用舍不得吃舍不得穿,假如每个月要是发四百块钱的话,他最少也能省个三百八十块。但是有几个同事时间长了以后就开始对他说些反动的话了:“某某,把钱存起来有什么用。一年下来什么都买不到,还不如像我们一样经常搞几个小菜喝喝老酒,你看我们过得多潇洒。”一开始这个人一点都没有改变,仍旧是过着节俭的日子,但是慢慢的这个人就开始接受他们的邀请,加入到他们的队伍当中开始学着喝酒,一开始他只是喝他们请他喝的酒,慢慢的他就开始用他积蓄起的钱请他们喝酒。他也开始学着他们的话:“这点钱能干什么,还不如买点老酒喝的好。”说真的在一个城市生活的人来说,每个月只拿四五百块钱是不能干什么,但是他忘记了他当初是怎么样从一百到两百,两百到四百。

不像有些人来到这个城市,不管什么工作他们能先做了再说。没有条件没有要求,不管什么工作他们都能兢兢业业,也不会在乎多干还少干,只要 公司需要他们就会付出。做为一个决策者与老板谁都有一双明亮 的眼睛,不管什么样的人都不喜欢这样的人,包括你我也是一样的。

一千到两千这种过程是怎么来的。他忘了他最初到城市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挣更多的钱,是为了让家乡的父母过上更好的日子。他忘了高山不积寸土怎成高山,海洋不纳细流怎成海洋的道理。

我们不喜欢我们的员工每天干点活都跟我们讲条件,做点什么事情都要求报酬,多做一点事情就大发牢骚。一下子得不到满足就要求离职,那个时候他不管我们这里的工作有没有人做,他只想离开我们这里。

这是社会最典型的两种人,做自己的事不管别人说什么,做自己的事却经不起别人的说道,轻易的就能被子别人改变初衷。而前者肯定会有所作为,后者注定一无所有。就像我刚才提到两个人一样,前者他最起码走出了困境,后者到了最后真的变的一无所有,甚至对工作对未来都已经失去了信心。

因为我们没有满足他的要求,说真的谁都讨厌这样的员工。

说真的有的时候我们有些人的话是不可去听也不可去做的,不然我们就会无所作为。

说真的我也讨厌这种员工,说出来你们不相信,我有一年在一年里我请了二十几个小工,而像我们这种家庭作坊,最多也就需要四五个人,可以说在我的公司每个月都有人进出,有的人来上班两三天后他就自动消失了,连招呼也不给我们打一声就不来了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好一点就是干个两三个月,然后就向我们提出离职。而他们的理由都很简单,不过就像我上面说的几点,说真的我很讨厌这些人,有的时候人会让我措手不及,说真的做为一个老板与一个决策者,我们并不在乎给他们加个一百两百的工钱,只是他们的付出真的不值的我们这么做。因为像他们这些人不在乎就是这几种人,我们给他多少钱他就干多少活,不管他多空别人多忙他也不会伸一下手帮一别人的忙。要么他会多干,但是他多干了以后,他就要向我们提出要求。

假如 我们要是满足不了他们的要求他就在暗地里乱发牢骚,接下来就是带着情绪来工作。好象他的每个要求我们都必需满足他,不然他就不高兴。还有一种人就是自己不想干活,同时他也不希望别人干活,所以经常在暗地里鼓动别人也要像他一样干活的时候少干点。说真的做为一个老板与一个决策者,我们谁都有一双明亮的眼睛,对于底下人的所作所为,其实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,同样我们也是不希望这样的人长期的呆在我们的公司里,不然我们的公司就无法正常的开展工作。不管这些人来到这个社会带着什么样的目的,在这个竞争的社会他们是得不到发展的。因为在一个单位企业里,只有整体发展了他们自己才会有发展的机会与升华,而他们的斤斤计较他就忘了假如自己有一天需要别人的帮助,人家会来帮助他吗?因为人都是相互。就算这种人能在一个单位里呆下去,他也得不到公司的认可,因为公司是一个整体,一个整体需要一种团队的精神。而这种人永远溶入不到团队生活当中去,所以最终肯定被团队淘汰出局。

做为一个老板与决策者谁都有一双明亮的眼睛,只是有的时候他们不想来说我们而已。不要把谁看成是傻子,不然自己就是傻子。对于一个老板与决策者来,他对每一个员工职位都会量体裁衣的,并不是单靠我们几句话,他就会给我们多少钱。就像一道几何题一样必须求证才能证明结里是否正确。其实老板就像是我们的一个考官,只有我们合格了他才会让我们晋升。做为一个初入社会的你我或初到某单位你我,他怎么才能相信我们的能力,就凭我们几句活。而工作不是用嘴说的,是要用手来做的。所以我们不能把我们的要求定于过高,不管我们掌握了多少本事,我们都应该从低切入。就像爬梯子一样,只有那样我们才能到达最高点,假如我们把位置定的太高,又不肯从低爬起我们一样到不了那高度的位置。就像我刚才说的那些人一样,虽然 他们很聪明也很能干,但是他们到最后一样一事无成。因为他们都爱把自己定格的过于高处,而又不肯从低做起,所以最终造成他们的一事无成。假如我们当初面试时的夸夸其谈只是虚有其表,那他给予我们的高薪其不是付之东流。所以每个老板与决策者在最初的时候,都不会满足我们所有的要求。因为他不知道他给我们的高薪是不 是值的,就算他愿意给我们一定的高薪,他也要得到一定的证实,不然他是不会轻易的给予我们高薪。因为每一个决策者与老板都有一双明亮的眼睛,他不会胡乱给人多一份钱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TAG标签: 龙八国际
版权声明:本文由龙八国际发布于生活常识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不可听信的语言,谁都有一双明亮的眼睛